兀孀的鱼都摸秃了

一生写几百万字,不过是为了说好两三句话

Als die Nazis die Kommunisten holten,

habe ich geschwiegen;

ich war ja kein Kommunist.

Als sie die Sozialdemokraten einsperrten,

habe ich geschwiegen;

ich war ja kein Sozialdemokrat.

Als ......

1

【权逊】兰台不书203-6

  陆陆估摸陆议已送盛匡出地界,这才叫人将潘璋放下。潘璋发了一通疯气,两拳砸退两个长工去,旁人皆不敢近身。陆陆竟上前喝道:“潘兄弟,你有什么怨尽管冲我来,打人家下人后生算什么本事?”潘璋啐道:“你个贱妇,竟敢害爷爷我?”陆陆叫人开了后门:“我阿兄早已走了,潘兄弟要到哪去,还请自便!”

  潘璋打出了顾府,一径儿到孙权门上,将此事诉与孙权。孙权在盆里洗了手,拿帕子来擦:“你不要与他家较劲,顾家若真寻个由头要你命,孤也说不得什么。”

  “不是,您是将军啊!”潘璋急了,“您这说的哪门子话?”

  “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。”孙权低头,将帕子按下水底,帕子下吐出两个气泡来。正说着,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,谷......

9

【权逊】兰台不书203-5

  今年天气已经转热,陆议穿一身漂亮的袍服,与孙权笑谈。旁人看他们是和好了,孙权却觉得他们俩更远了。远得像陌生人。他再没跟陆议说过一句情话,求过一次宽恕——话说得越漂亮,就越虚情假意。若真说偏袒,是他会给陆议撑伞,走在陆议身边,提醒他前路难走,小心脚下——就像他也曾牵张昭的手,说您小心。

  “哦,他真这么跟你说啊。”陆议笑着讲起妯娌闲事来总有股怪异感觉,很让人讨厌,“你说我要不要跟我姑姑说他去哪了?我还没说。他今年过年回来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孙权伸出手要牵他,“台阶。我帮你问问吧。”

  陆议由得他牵,他像个小书童,恭谦地为贵公子引路。陆议抬头看一眼张家府邸:“我到了,你不用送,一会婶婶说。”......

15

发一些疯

看完S12总决赛五分钟后:

此志无双!!!

恭喜DRX!恭喜戴先生!


看完S12总决赛一小时后:

Faker,我的Faker啊😭😭😭

什么意难平

真的还想再看Faker夺一次冠

求造化从轻发落


[图片]


【三国同人/武侠】江湖录其二:侯府奇闻

表面上的想法:bg是最好的

实际上写出来:权逊上大分

////////

  江湖录其二:侯府奇闻

  姜维跟着二位师兄一到城里,他们就住进最好的酒楼,叫最好的姑娘,喝最好的酒。城里最好的酒楼名叫青鸟居,最好的姑娘住在百花楼,庞统师兄非常羡慕诸葛师兄,他是这样说的:“你诸葛师兄不用花一分钱,就有一大把漂亮姑娘上赶着伺候他,甚至还要给他钱花。我呢?我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,我给姑娘们花钱,她们都不一定愿意对我露个笑。”

  “有一个姑娘不但对你笑,还请你喝了酒。”

  “对!但她是为了气你!而且你还真的被她气到了!你在别的事情上可以说聪明,但在这些事情上,你比不过她半根手指头!”

  姜维非常乐于看自......

2 13

【权逊】兰台不书203-4

  这年春寒,陆议连着卧病。他总咳嗽,张允想接他来家,他是不去的。他非要窝在那个寒冷又家徒四壁的小房子,从夜里咳到白天。孙权来总很殷勤,他殷勤地做每一件事,不管陆议对他嘲讽有加。陆议总在大声嚷嚷:“孙权,你累不累啊!我都替你累!”

  孙权早上谈财税,下午讲兵事,晚上决赏罚。只有忙里偷闲,在暧昧的清晨与黄昏,他祈祷。他的世界里似乎只剩下两件事能证明自己是个好人——谦卑地祭奠母亲,和谦卑地照顾陆议。他在做坏事之后尤其忏悔,从他呆在母亲灵前的时间和对陆议的唯诺可见一斑。他这样温吞的个性,以前总是父兄教训,如今父兄去世年久,他倒变本加厉了。

  周瑜回来,听闻陆议病了,也来探望。陆议听闻他到,竟穿着一身......

11

【权逊】兰台不书203-3

  陆议笼着袖子走过孙宅后门——他对这后门很熟。他想了两秒钟,然后打算上去狠狠踢几脚门。曾经空无一人的后门如今竟也站了兵,拦住他询问名姓来由。

  再看了一眼这门。

  “哦。没事。”他要走,兵却不让他走,定要好好问清他到底是谁,干什么来,是不是间谍,有什么图谋。陆议笼着袖子,突然觉得委屈——他懒得说话!五大三粗的军士越是大声呵斥,越是威胁,他越不想说。

  “我路过,不行吗?让我走。”

  “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!啊?说来就来说走就走?你不说一律当探子论处!”

  沉默。军士也懒得跟他废话:“把他抓起来!拉走!”

  陆议被压住肩膀的时候其实也有点迷茫自己到底在干嘛。他又看了一眼那黑色的门,突然有些觉悟:......

3 17

摸鱼之记

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:

指每天不想看论文

掉头发像化疗

朋友们都很忙,没人和我唠嗑

剑网三活动马上结束还不想上号肝

摸鱼就会导致紧张,于是一边紧张一边摸鱼

论文加起来还有百页没看,但是看完了古龙的七部陆小凤传奇,心想自己要是有花满楼那种心态就好了,或者花满楼这样的人为什么戏份这么少,和陆小凤在一起的姑娘怎么不是反派卧底就是另有所图

有时候会想少有比我幸福的人,因为我想要的大多都得到了,剩下的只是不该我得又有点想要的锦上添花。但我又远没有花满楼这样充实善良的人幸福,我不但不会麻烦自己帮助别人,还要斤斤计较,希望麻烦别人帮助一下自己。

还好他只活在书里。于是安心了。


[图片

1

【三国同人/武侠】江湖录(小本+其一:天下论武))

是个群像,人物比较多,也写得比较潦草(经常看了什么类型的文就会想写,所以写的文章类型也很杂)

CP随缘,主姜钟(但又并不一定)

是个群像,所以内容很杂,bg会更多,当我想写bg的时候总会翻出经典诸葛亮+黄月英

说不定会有后续(其二是一定会有的,因为写了一半。其三——不一定。)

[图片]


▶   小本—瞎子

  话说那洛阳城茶馆里头,有一位白发说书人。那说书人专讲江湖之事,偏生不见得大老爷们来听,反倒招了一群小姑娘,听得那是津津有味。这说书人着一身青灰衣,一手执扇,一手拿了堂木,讲前先要讲个小本暖场,然后才是正文。

  那说书人把堂木一拍,这便开讲。

  话...

3 12

【权逊】兰台不书203-1/203-2

(突然活了,浅更一下)

//

因为前些日子在忙别的事情,事情做完之后开始疯狂快乐根本不想写文,一看上回最后发的文还是在今年三月(我还以为是在去年呢,如此一来,只咕了半年)

//

文章做了一次大改,从203年后的剧情完全删改掉了,目前手上的稿子是写到208年(并不算,207-208只把自己想写的赤壁之战写了)LOFTER上目前打算从203年之后开始重更,203年之前的剧情可能会有微小改动,但因为只是一些细节问题,就不再重新更新了,新版的可以在我的博客上查看。(198-199年的剧情需要做一些补充,但我现在还没开始做这一工作,所以博客上的也并不能算完全版)

//

LOFTER上会从203......

2 12
 
1 / 14

© 兀孀的鱼都摸秃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